本篇文章引用自此

一個人上課有錯嗎,為什麼分組時,老師總覺得我很多餘;
一個人吃飯有罪嗎,為什麼點菜時,老板總盼著我坐牆角。

寂寞不是病,發作起來總是難受;
孤單何罪之有,卻得承受太多責難。
每當我們經歷大學這段「後青春期、前成年期」的尷尬時光,
似乎總得花費太多的力氣,
才總算能坦然地面對「我一個人」,進而踏出新的步伐。


-消失的歸屬感

開學第一天,拿著剛印的課表還有重死人的原文課本,氣喘吁噓地繞遍陌生的大樓,
好不容易才找到教室,放眼望去卻盡是陌生的臉孔,
不由自主地就挑了邊緣的位置坐下,就為了讓自己多份安全感。

上課時後掏出課本,才發現自己帶錯書,
想要借看別人的課本,卻又始終吐不出那句「同學,不好意思…」;
下課時眼神不知往哪擺,只好趴著裝睡,
一邊腦袋空白地聽著旁邊的對話,一邊想著上完課要往哪躲去。
通常,冷氣又有座位的圖書館,是新生們最好的歸宿,
「不然只能像流浪漢一樣,到處晃來晃去。」東吳大學趙澤淳無奈地說道。


-欸,又一個人吃飯

好不容易下了課,一刻也不想久留地步出教室,
從口袋拿出手機只想找人好好吃頓飯。
用拇指上下點著通訊錄,
腦裡卻盡是浮出「他可能在陪女朋友」、「好像跟她沒熟到一起吃飯」。
想著、想著,人就已經走到學校的邊緣店家。
走進餐廳,裡頭盡是四人桌,才撇了老闆一眼,
就彷彿看見他用眼睛說「對啦,一個人吃飯去坐角落」,
偏偏自己總是不爭氣地走到最角落的座位,背對門口、埋頭吃飯,
深怕聽見後面傳來聲:「嗨,學長,怎麼一個人吃飯呀?」

-逃不盡的孤單

有些人說起來幸運,
白天上課、吃飯嚐透孤單的滋味後,晚上就可以躲回家嚐媽媽的溫暖;
但對於離鄉背井的學生來說,就只能自己想找法子「終結孤單」。

講起類似的故事,大葉大學的林信宏也有番自己體悟。
老家住花蓮富里的他,三年前獨自到西邊的彰化唸書。
只覺得放眼望去都是住家,不像花蓮有片自己的大海,
「找不到屬於自己的一個秘密基地。」「剛開始的時候會很想逃。」林信宏說,
受不了的時候,他就會索性騎著摩托車逃離彰化,亂竄到從來沒去過的地方,
「只是有次一個人晚上騎到半山上,因為太害怕只好中途折返回來。」
笑著回憶的他,彷彿已經忘掉當時的苦。


-孤單的你,也可以很享受

「其實孤單不過是自主的開始,是認識自己的最佳時刻」
李清茵對孤單下了如此註解,
惟有趁著一個人的時候好好暸解自我,我們才有勇氣向外連結,
妥善經營對外的人際關係,更能回頭享受一個人的愜意。

還記得,剛上大學時,
同學間往往為了能夠一起上課,會排相同的選課順序,
但在大三之後,這樣的聲音卻往往變的越來越少。

「現在開始覺得,自己要什麼和別人不一樣。」
輔仁大學楊景婷從害怕一個人上外系的課,
到四年級的時候逐漸覺得不受牽絆比較重要。
楊景婷認為,只要認清自己的喜好,一個人上課也可以學得很好。


-認真的孤單生涯

每個人一生中或多或少地都會體驗到孤獨感,
但或許我們可當它是一種「成長的契機」,
預告著我們的人生即將進入另外一個新的階段。

剛踏入社會第四個年頭的林衍億認為,
進到社會之後,朋友之間相處的關係與密度都會改變,
使我們得更快速地學習怎麼一個人生活、一個人打發時間,以及一個人為事業打拚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豆 的頭像

Dream come true

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